中文字幕 乱码 中文乱码|国产日日摸日日碰夜夜爽_|无码免费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pre id="hfj9j"><del id="hfj9j"><progress id="hfj9j"></progress></del></pre>

          <output id="hfj9j"><del id="hfj9j"><mark id="hfj9j"></mark></del></output>
          <ruby id="hfj9j"><mark id="hfj9j"></mark></ruby>
            <output id="hfj9j"></output>

              <ruby id="hfj9j"></ruby>

              <p id="hfj9j"></p>

              <del id="hfj9j"></del>

              <pre id="hfj9j"><del id="hfj9j"><thead id="hfj9j"></thead></del></pre>
                <p id="hfj9j"><del id="hfj9j"><progress id="hfj9j"></progress></del></p>

                職教高考,怎么考

                2022-04-14 11:23:59

                返回列表

                職業教育越來越受到社會各界的重視,提高職業教育的質量與社會形象變得越來越迫切?!奥毥谈呖肌笔锹殬I教育提質發展的一個重要環節,因而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國家對“職教高考”的重視,給了廣大職教學子、家長和教師希望,也有力緩解了當下的社會教育焦慮。但“職教高考”是一個復雜的系統工程,如何才能真正發揮其作用,推動職教健康、科學發展,需要走的路還很遠……

                如何避免步入“應試”誤區

                何文明

                建立“職教高考”制度,在筆者看來,不僅必要,而且可行。當務之急,至少要按照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于推動現代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的意見》要求,盡快建立和完善“省級統籌”的“職教高考”制度。統一的“職教高考”制度,不僅能保證招生考試相對公平,而且能迅速促進職業教育內涵發展、質量提升。

                一是可以助推高等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因為考試標準統一、考試內容一致,招生錄取可以根據招生院校辦學水平和辦學特色劃定錄取分數線,讓高水平學校和專業錄取到高水平學生。同時,建立統一的“職教高考”制度,可以推動高等職業學校(含職業本科,下同)重內涵、抓提質,在高職教育內部形成你追我趕的高質量發展新局面。

                二是可以助推中等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職教高考”統一考試,可以讓中職教育質量看得見、摸得著。學生可憑借自己的學業水平和興趣愛好選擇喜歡的高職學校,從而點燃學習熱情,亦可激發教師的教學熱情。目前,中職教育的社會認可度不高,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中職教學質量不高、吸引力不強,家長擔心孩子進入中職學校學不到、學不好真技能。而中職教育存在的問題,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缺乏科學、合理、統一的評價辦法??梢灶A見,建立“職教高考”制度后,中職教育發展必將迎來一次質的飛躍。

                當然,“職教高考”一定要突出職業教育的類型特點,避免重復和步入應試教育的誤區。

                一是要整合現有“職教高考”形式。譬如,將現有的對口升學考試和高職單招等整合成統一的“職教高考”,統一考試要求、考試時間,根據考試成績分層分類錄取。

                二是統一“文化素質”考試。文化素質考試是“職教高考”的重要內容。文化素質是中職生可持續發展的重要基礎和高素質大國工匠的必備條件。實行文化素質統考,不僅可以維護“職教高考”制度的公平,而且能促進中職學校教學質量的提高,確保中職學?!熬蜆I與升學并重”。目前,國家已經統一制定了中職學校公共基礎課程標準,編寫了公共基礎課程教材,并且在新的課程標準中明確規定了“達標”和“升學”兩類學業水平標準,完全可以按照課程標準組織文化公共基礎課程統一考試。如果全國統一考試還有難度,建議各省先建立和完善中職學業水平考試制度,將其成績作為升入高職院校的文化素質依據。需要注意的是,“職教高考”的文化考試應有別于普通高考,要基于中職生實際和專業學習需要確定文化課成績在專業錄取中的比重,避免唯總分論和平均分論。理想的“職教高考”制度應該能夠保證人盡其才、適才適所,特別是一些“偏才”“怪才”能夠在考試制度中脫穎而出,而不是被埋沒或淘汰。

                三是合理組織“職業技能”考試。職業技能考試是職業教育類型特點在“職教高考”中的重要體現。職業技能由專業基礎和專業技能兩部分組成。前者是專業理論,是學好專業技能的基本保證,建議實行統考,并納入學業水平考試范圍作為“職教高考”招生錄取的重要依據。專業技能可以根據專業特點確定考試辦法,共性強、規模大的專業技能可實行統考,專業性強、規模小的專業可由招生院校單獨組織考試。這樣,就能初步構建起融“統考+單招”“筆試+面試”“文化素質+職業技能”一體的具有職業教育特點的公平公正的“職教高考”制度。

                (作者系湖南省株洲市教育科學研究院職業教育與成人教育研究室主任)

                發揮考試的正向功能

                陳向陽

                今年2月,教育部召開新聞發布會,介紹2022年職業教育工作重點要實現“五大突破”,其中之一是讓“職教高考”成為高職招生主渠道。3月,“職教高考”作為全國兩會熱點被多位代表委員反復提及,這表明“職教高考”已經成為一項重大社會公共議題。

                “職教高考”關注度如此之高,從宏觀上看,其關系到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能工巧匠、大國工匠的培養;從中觀上看,關系到中國特色現代職業教育體系的穩步推進;從微觀上看,關系到考生及其家庭的切身利益。尤其是在推動現代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的背景下,確立適合經濟社會發展需求和職業教育發展需要的“職教高考”改革路徑,就顯得尤為重要。

                從歷史上來看,“職教高考”作為一項制度探索已歷經30余年,目前處于注冊入學、自主招生、單獨招考、春季高考、對口單招等多元方式并存的局面。如果以考試方式和內容結構來劃分的話,大致可以概括為三個發展階段。最初主要由地市或學校自行探索、單兵作戰,僅僅考核文化基礎和專業理論,此為1.0階段;后來一些省份在考試標準、內容、考點建設等方面實行省級統籌,不僅考核文化基礎和專業理論,還注重專業技能考核,此為2.0階段;2019年以來,國家提出在總結地方實踐經驗的基礎上完善頂層設計,這標志著“職教高考”進入了3.0階段。應該說,各地的探索取得了一些成績,但總體上科學性還有待完善,公平性更很少被關注,相對于普通高考,“職教高考”認可度、吸引力還明顯不足。

                作為一項復雜的系統工程,“職教高考”的科學性是其健康發展的根本,這首先要求研究影響其科學性的內生變量,包括考試制度、考試標準、考試內容、考試方式、考試環境、考試結果評判等,正如教育部職業教育與成人教育司司長陳子季在新聞發布會上提到的,2022年圍繞“職教高考”主要做好三件事,即加強考試制度和標準建設,優化“文化素質+職業技能”結構比例和組織方式,擴大職業本科、職業??茖W校通過“職教高考”招錄學生比例,使其成為職業本科學校招生主渠道。

                應該說,這三件事體現了問題導向,回應了社會關切。比如,考試制度和標準建設問題,不僅需要從考試學、教育測量學等技術視角切入,還需要從制度層面加以關注,從技術視角來看,關鍵在于職業技能的評價,需要重點解決考什么、怎么考、怎么評等問題。從“考什么”來看,由于職業教育涉及的專業眾多,如果給每個專業課程出一張試卷,命題的工作量將無法估計,必須基于合理的專業類設置考試科目,建立基于專業類的技能考試標準;從“怎么考”來看,關鍵要建立區域層面的標準化考點和虛實結合的綜合實訓平臺,以及基于不同專業特點采取不同的考試方式;從“怎么評”來看,技能考試非紙筆測試能夠衡量,操作過程如何評價,誰來評價,評價的尺度如何把握,這里面都有一系列值得研究的技術問題。從制度視角來看,“職教高考”從考試、招生到錄取各環節都需要加以檢視,如有省份將今年的本科招生計劃由1萬人增加到7萬人左右,這一舉措一方面可能會極大提高“職教高考”的吸引力,但另一方面也會導致“搭便車”問題,最終可能會導致制度失靈、政策失敗。

                “職教高考”作為一項兼具政治、經濟、文化、教育等多重功能的開放系統,不僅要關注其內部運行的技術、制度等問題,還要考慮其與外部系統的關系,一些問題僅靠教育系統甚至職業教育系統很難解決。一些人呼吁要打破地域限制,實行跨省招生,鼓勵應用型大學甚至高水平綜合大學參與“職教高考”招生,這里面就涉及諸多政策統籌配套問題,比如本科計劃能否單列,針對“職教高考”渠道升學的學生能否單獨教學和評價,教育部對于這些學校相關專業認證能否單列標準,等等。同時,允許流動人口子女參加“職教高考”,也需要教育行政部門之外的其他部門共同參與配合。所有這些問題既需要頂層設計,又需要考慮現實,在一些細節問題上更需要豐富的想象力和多方協同的體制機制。如此,才能真正發揮“職教高考”這一指揮棒的正向功能,促進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的選拔和培養。

                (作者系江蘇省教育科學研究院職教所副所長、研究員)

                來源:中國教師報


                    <pre id="hfj9j"><del id="hfj9j"><progress id="hfj9j"></progress></del></pre>

                        <output id="hfj9j"><del id="hfj9j"><mark id="hfj9j"></mark></del></output>
                        <ruby id="hfj9j"><mark id="hfj9j"></mark></ruby>
                          <output id="hfj9j"></output>

                            <ruby id="hfj9j"></ruby>

                            <p id="hfj9j"></p>

                            <del id="hfj9j"></del>

                            <pre id="hfj9j"><del id="hfj9j"><thead id="hfj9j"></thead></del></pre>
                              <p id="hfj9j"><del id="hfj9j"><progress id="hfj9j"></progress></de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