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字幕 乱码 中文乱码|国产日日摸日日碰夜夜爽_|无码免费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pre id="hfj9j"><del id="hfj9j"><progress id="hfj9j"></progress></del></pre>

          <output id="hfj9j"><del id="hfj9j"><mark id="hfj9j"></mark></del></output>
          <ruby id="hfj9j"><mark id="hfj9j"></mark></ruby>
            <output id="hfj9j"></output>

              <ruby id="hfj9j"></ruby>

              <p id="hfj9j"></p>

              <del id="hfj9j"></del>

              <pre id="hfj9j"><del id="hfj9j"><thead id="hfj9j"></thead></del></pre>
                <p id="hfj9j"><del id="hfj9j"><progress id="hfj9j"></progress></del></p>

                百家 | 李希貴:疫情終將過去,但對教育的挑戰卻剛剛開始

                2021-01-11 00:00:00

                返回列表

                2020年,全世界最大規模的線上教育發生在中國,這不僅讓我們暫時應對了疫情之下的教育教學活動,也讓世人了解了中國教育里程碑式的跨越和驚人的動員力量。歲末年初,回顧波詭云譎而又跌宕起伏的一年,我們欣慰,卻又不敢松懈;我們慶幸,卻不會心安。

                疫情終將過去,但對教育的挑戰卻剛剛開始。

                從2020年開始露臉的挑戰,不僅不會隨著疫情的消失而消失,反而會在未來的幾年里撲面而來,讓我們無法回避,必須直面。

                線上教學是否是搬到網上的線下

                 2020年,在所有的行業中,受沖擊最大的是餐飲和旅游行業,但轉型最大的是教育,是教師。許多行業因為疫情的原因而關門停業,但教育卻是“停課不停學”,一夜之間,教學從一間教室,轉移到數十個家庭,教師的無力感、無助感飆升。像過去那樣,讓全班每一個學生,隨時按照自己的眼神、手勢、指令來調整自己的學習節奏,已經難以實現,像交響樂指揮家那樣的氣勢,已經不復存在。似乎每一個學生都躲進了分聲部的排練室,他們各吹各的號,各有各的調。一時間,亂了陣腳的是教師,找不到感覺的也是教師。

                長期以來,我們在撬動教師專業成長方面,一直主張教師轉型,從教某一個學科,到教學生學習某一個學科,這不僅是育人目標的擴展,更是教學方式的優化,也可以說,是從管理學生學習向領導學生學習的轉變。這是一場巨大的教學革命,如果沒有疫情,也許我們仍然是溫水里的青蛙。

                然而,在今天的校園里,每一位經歷過“停課不停學”在線上教學的教師,都無法忘卻曾經的無奈和挫折。網上熱傳的那張把自己的照片放在上網課的電腦對面的圖片,足可以折射出師生在這場教學活動中的博弈。這一切都在告訴我們,線上不是搬到網上的線下,以傳統的教的邏輯,已無法滿足學生的個性化學習需求。

                管理學上經常被提及的一句話,似乎可以部分解讀這種現象,即“讓聽到炮聲的人指揮戰斗”,事實上,這也隱含著對遙控指揮的不滿。今天的線上教學,是我們面對提前了的挑戰而匆匆上馬,屬于不得已而為之。平心而論,遙控指揮還是當前大部分教師的教學常態,它所帶來的問題和傳統戰場上帶來的問題大同小異。給第一線賦能,才是一個指揮員的本分,包括如何讓學生明確自己的學習目標,提供有驅動力的學習任務,充足的資源包、工具箱和腳手架,及時的評估及反饋方式等。

                需要說明的是,在線教育不等于在線學習。只有把學習的自主權還給學習者,以他們自己的節奏、進度,方便地獲取資源和支持,并可以及時地得到反饋的時候,才可以把傳統的在線教育提升為和這個時代相協調的在線學習。

                教師在學生成長鏈條的哪個環節

                傳統的學校教育,教師可以影響學生一生。而且,由于教師和學生朝夕相處,如影隨形,在一些關鍵時刻和關鍵環節,甚至可以決定學生命運。然而,疫情下的校園靜悄悄,面對著空蕩蕩的教室,對空喊話,使我們既無力又心虛。在內心深處,我們已經隱隱地感受到了自身教育價值的殘缺。盡管疫情之后又恢復了過去的常態,但是,未來線上教育與學校教育的分工,必然波及我們與學生相處的方式。

                近年來,不少國家開始將社會性與情感發展,納入中小學教育的課程體系。人工智能時代,要求教育必須彰顯“人之為人”的特性,那些可以被機器取代的技能,不再成為教育的重點。

                如果我們不能始終主導著學生成長的鏈條,使得學生把大量的時間花費在培訓機構和線上教育,就無法全方位、全程參與到學生的發展過程,那他們的社會性與情感發展就難以由我們把控方向。

                在學生成長鏈條的每一個環節,我們在哪里?我們應該找準自己的位置而又有所作為。這是越來越嚴峻的挑戰。

                校長與教輔人員的功能定位是什么

                進行線上教學的教師盡管可調整的尺度很大,但畢竟還有大部分時間能像過去一樣有機會與學生互動。而校長和其他教學輔助人員則完全不同,一場疫情竟剝奪了他們與學生見面的機會。

                校長們經常說的一句話是,在學生的教育里,在學校里,校長不能缺席。如果有一天,線上學習真的成為學生成長的重要組成部分,校長如何才能真正不缺席?如果不缺席,校長的席位又在何處?校長將以什么樣的方式,影響新一代的學生們?

                疫情期間,教學輔助人員心緒有點復雜。從開始的休閑愜意,到后來的若有所失,直到最后的迷茫不安——當見不到服務對象的時候,該如何為他們服務?當學生和教師不再需要講臺和課桌椅時,又能給他們提供怎樣的幫助?

                2020年,教育教學與新冠肺炎疫情的遭遇戰,使得教育面臨的轉型挑戰提前。而且,由于敲響的警鐘過于洪亮,已驚醒了太多的人。

                近來,我們拜訪了許多互聯網和非互聯網公司,竟大都在投巨資開啟線上教育。2021年乃至未來的教育,不再是學校的獨家孤島。

                在育人的生態里,學校還能不能成為學生成長鏈條上的主導者,讓學生們朝著描繪的目標前行?教師又能否繼續成為學生成長的導師,教會學生知識、情感、價值觀與核心素養?這一切,都需要我們冷靜以對,熱情擁抱。

                來源:《中國教育報》2021年01月06日05版《二○二一年,直面被提前的挑戰》,作者:李希貴(北京第一實驗學校校長)

                    <pre id="hfj9j"><del id="hfj9j"><progress id="hfj9j"></progress></del></pre>

                        <output id="hfj9j"><del id="hfj9j"><mark id="hfj9j"></mark></del></output>
                        <ruby id="hfj9j"><mark id="hfj9j"></mark></ruby>
                          <output id="hfj9j"></output>

                            <ruby id="hfj9j"></ruby>

                            <p id="hfj9j"></p>

                            <del id="hfj9j"></del>

                            <pre id="hfj9j"><del id="hfj9j"><thead id="hfj9j"></thead></del></pre>
                              <p id="hfj9j"><del id="hfj9j"><progress id="hfj9j"></progress></de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