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字幕 乱码 中文乱码|国产日日摸日日碰夜夜爽_|无码免费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pre id="hfj9j"><del id="hfj9j"><progress id="hfj9j"></progress></del></pre>

          <output id="hfj9j"><del id="hfj9j"><mark id="hfj9j"></mark></del></output>
          <ruby id="hfj9j"><mark id="hfj9j"></mark></ruby>
            <output id="hfj9j"></output>

              <ruby id="hfj9j"></ruby>

              <p id="hfj9j"></p>

              <del id="hfj9j"></del>

              <pre id="hfj9j"><del id="hfj9j"><thead id="hfj9j"></thead></del></pre>
                <p id="hfj9j"><del id="hfj9j"><progress id="hfj9j"></progress></del></p>

                “普職分流”勿擔憂,破除“身份焦慮”在行動

                2022-02-12 14:36:10

                返回列表

                一、中考焦慮和高考焦慮,同一種焦慮不同的配方

                近日取消"中考分流"的呼聲甚巨,甚至有人認為"中考焦慮"遠大于"高考焦慮"。也有人認為現在中職已經打通了升學途徑,大可不必取消"中考分流",只需要擴大職業教育升學規模即可減緩焦慮。

                仔細品,我們會發現,中考焦慮是擔心因為中考分流造成孩子無法讀大學,而高考焦慮則是擔心孩子無法讀一個好大學,兩種焦慮似乎都是"升學"焦慮。

                確實很多人這樣認為,所以浙江提出解決中考焦慮要"拓寬高中段學生的升學通道——要么擴大普通高中招生比例,要么擴大職業高中升學比例"。

                二、"升學焦慮"到"就業焦慮"

                這樣做真的能夠解決"中考焦慮"嗎?

                答案顯然是否定的。這只是把"普職分流"造成的"中考焦慮"推遲幾年變成了"高考焦慮"而已。并且按照"普職分流"的比例和高等職業院校與普通大學的比例,不管職業高中升學比例如何增加都不可能趕得上普通高中的升學率的。

                即便讓所有的職業高中的學生都能夠進入職業學院,也無法讓家長們心安理得地接受職業教育學歷以及畢業后就業低人一等的現實。毫無疑問,幾乎和所有的普通大學生一樣,高考焦慮之后必定會產生"就業焦慮"。

                三、"就業焦慮"到"學歷內卷"

                可見,"中考焦慮"和"高考焦慮"體現出來的"升學焦慮"根本不是家長焦慮的本質所在。問題的本質是"升學"能夠帶來體面的工作,而職業教育則意味著社會地位的低下。隨著高等教育大眾化,社會已經無法提供給大學生那么多諸如"公務員"、"醫生"、"科學家"、"工程師"、"教師"等傳統的所謂體面工作,家長和學生們只好努力提升學歷把"就業焦慮"再度轉化為"學歷焦慮"。

                當下浩浩蕩蕩的考研大軍和公考隊伍顯然是緩解"就業焦慮"的必然結果。說句喪氣的話,不管后面研究生錄取規模如何擴張,也不管教育如何提高就業的人才素質,在當下體面崗位有限的情況下,除了增加就業時的"學歷內卷"之外,并沒有任何的意義。

                四、我們需要更多體面的普通勞動者

                體面崗位的增加,這顯然已經超出了教育能夠解決的范疇,教育通過升學所提供的學歷在高等教育大眾化的今天,更多的只是提供內卷的通道來緩解"體面工作"缺乏造成的焦慮而已。

                可能有人會問,通過擴大公務員規模、增加事業單位編制不就增加體面工作的崗位了嗎?在今天,社會分工的意義應該每個人都非常清楚了,不管如何擴編這些體面崗位都是有限制的,通過擴編顯然無法讓所有通過"升學"的人都當公務員或進入事業單位,我們需要體面的普通勞動者。

                普通勞動者能夠體面的工作、生活,這或許才是每一個家長和學生最終的夢想。而普通勞動者對現實工作、生活中存在的一些不體面的現象的恐懼,或許才是"中考焦慮"、"高考焦慮"、"就業焦慮"和"學歷內卷"的真正原因。

                五、身份焦慮,或許"升學焦慮"的本質

                在現實中,體面與否直接體現在職業、學歷、職稱等身份標簽上,我們不可否認很多體面職業、名校、高學歷、高職稱中的人值得尊重,但這并不意味著諸如環衛工人以及低學歷、低職稱、普通學校的普通勞動者不值得尊重,甚至很多低學歷、低職稱、普通學校的勞動者的勞動價值更大。

                簡單地說,在現實中,在社會生產過程中按照身份分配所占的比例太大了,獲得一個好的身份即可一勞永逸的觀念依然大有可為,而教育則是獲得"身份"的一個必經之路,這或許才是家長和學生焦慮的最深層次的原因。

                六、破除身份焦慮,已經在行動

                關于身份焦慮產生的各種問題顯然已經被認識到,"破五唯"可以說是教育內部在分配上第一次直面身份焦慮。

                今年教育部的工作要點也明確提出"逐步淡化一流大學建設高校和一流學科建設高校的身份色彩",可見破除身份焦慮已經在行動。但是按照身份分配的觀念根深蒂固,現在看起來任重道遠,還需要對按照身份分配帶來的社會問題進一步厘清,逐步解決。


                    <pre id="hfj9j"><del id="hfj9j"><progress id="hfj9j"></progress></del></pre>

                        <output id="hfj9j"><del id="hfj9j"><mark id="hfj9j"></mark></del></output>
                        <ruby id="hfj9j"><mark id="hfj9j"></mark></ruby>
                          <output id="hfj9j"></output>

                            <ruby id="hfj9j"></ruby>

                            <p id="hfj9j"></p>

                            <del id="hfj9j"></del>

                            <pre id="hfj9j"><del id="hfj9j"><thead id="hfj9j"></thead></del></pre>
                              <p id="hfj9j"><del id="hfj9j"><progress id="hfj9j"></progress></de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