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cwwqq"><div id="cwwqq"></div></track>
        <option id="cwwqq"><span id="cwwqq"></span></option>
            <tbody id="cwwqq"><div id="cwwqq"></div></tbody>
            <bdo id="cwwqq"><optgroup id="cwwqq"></optgroup></bdo>
            <nobr id="cwwqq"></nobr>

                <track id="cwwqq"></track> <menuitem id="cwwqq"><dfn id="cwwqq"><thead id="cwwqq"></thead></dfn></menuitem>
                  1. 職業教育與就業回報,一場沒那么簡單的因果論

                    2021-12-13 14:23:43

                    返回列表

                    新冠疫情的蔓延讓全球經濟遭受著嚴重的打擊,而受教育程度低的人在疫情期間受到的影響遠大于受教育程度高的人。不難看出,包括薪金、就業單位、就業地域、就業穩定性等多個方面在內的就業回報與受教育程度,密不可分。但不得不說,諸多研究顯示,職業教育能對個人的就業回報也產生著一定的積極影響。

                    改善就業回報,從職業教育分流開始

                    中學階段,學生不會隨意選擇自身接受的教育類型——他們常依自己的能力水平做出決定,例如成績最好的學生往往更傾向于接受學術教育。這就給職業教育回報的評估帶來了一定挑戰。單純從畢業生的工資入手進行比較是行不通的,因為這樣我們無法看出是學生個人能力主導了就業回報,還是學校教育水平主導了教育回報。這種情況下,研究者通過研究國家政策、學校錄取規則、比較不同教育類型學生接受課程內容的不同來評估中學職業教育給個人就業帶來的回報。

                    以許多歐洲國家的教育政策改革來舉例說明。大多數歐洲國家會從小學階段開始,為學生提供數年的通識教育,隨后,在某個年齡節點,學生會被劃分為不同類型——學術型、職業型和一般型。學術型指的是側重理論教育、學術研究的教育類型;職業型指的是讓受教育者獲得某種職業或生產勞動所需要的職業知識、技能和職業道德的教育類型;一般型則是以升學為目標,以基礎科學知識為主要教學內容的教育類型。不同國家對學生分流的年齡劃分有所不同,就業回報也各有差異。

                    在 20 世紀 70 年代,芬蘭將劃分學生類型的年齡節點從 11 歲提高到 16 歲。芬蘭的教育體系規定,7 到 16 歲為基礎教育期,所有學生都要先接受同等質量的九年基礎教育,之后再開始被分流。一些研究通過探究「改變學生接受職業教育年限的政策影響」發現,額外增添的一般型教育,例如以升學為目標的基礎科學知識教育,對學生日后獲得的就業回報沒有重要的影響。

                    反而,通過增加職業學校課程中的一般型教育內容,使職業教育更加靈活,減少了學生從職業中學進入大學的障礙,則大大有助于改善學生的就業回報。挪威便是其中一個典型例子。一些研究通過梳理挪威的職業教育改革,發現職教改革讓男性的收入增加了 5%。然而對于女性,研究者沒有發現收入上的差異。

                    法國的教育政策改革在高中階段設置了職業技術教育。學生可選擇的高中被分成 3 種方向:普通高中(設有技術選修課)、技術高中(設有技術專業課)和職業高中(培養技術工人和技術職員)。而其中,職業高中是法國進行職業技術教育的主體。針對法國職業教育政策,研究機構 Canaan 通過研究政策與就業回報之間的影響得出一個結論,職業教育可能有助于個人就業回報的改善。例如,法國 40-45 歲人群受教育程度和工資水平總體提高 6% 的背后,是與相關職業教育政策緊密相關。

                    學校的錄取規則,也會影響到學生所接受的教育類型,進而影響到學生日后的就業回報。在美國,一些學校采取抽簽形式來決定學生接受的教育類型。一項研究根據此制度進行了一項隨機對照試驗,實驗中的學生被隨機分配到職業學院或只具有一般課程的中學。研究發現,被分配到職業學院的學生在高中畢業幾年后的年收入,相對于一般型中學的學生增加了 11%,他們的家庭穩定性也相對較高。然而,研究者根據性別對結果進行分析后發現,年輕男性的獲益要大得多,而年輕女性的獲益幾乎為零。最近的一項調查則研究了美國一所信息技術職業學院的入學抽簽情況。與未中簽而就讀普通中學的學生相比,中簽并就讀職業學院的男生的高中畢業率和大學入學率都增加了 8 個百分點。同樣,女性沒有從中得到任何好處。

                    除了學校錄取規則之外,職業教育課程的基礎與高級之分也會影響學生日后的就業回報。在美國,還有一些學校同時提供職業型、一般型兩種課程。研究員研究了在提供兩種類型課程的學校中,職業課程和個人就業回報的關系。最終研究發現,基礎職業課程不能提高學生日后的收入,而一年的高級職業課程能使學生收入提高 2%。另一項研究通過使用瑞典的詳細行政數據來比較職業教育和普通高中教育。他們發現,接受職業教育的學生的初始收入高于接受普通教育的學生,但接受職業教育的學生收入的增長速度低于接受普通教育的學生。中職學生年齡越小,收入越高,而僅接受一般型教育的學生,年齡越大收入越高。

                    效果水平參差不齊的國外高職發展

                    盡管很多研究都顯示出中等職業教育對個人就業回報有顯著的積極影響,然而談及高等職業教育,針對不同國家、地區的研究卻呈現出了不同的結果。由于各個國家的職業教育體系的完善程度、國家相關政策有所差異,職業教育的效果水平也參差不一。

                    在美國,高等職業教育對個人就業回報有著不可忽視的影響。在研究高等職業教育對個人就業回報的影響這個問題上,美國的社區大學提供了大部分的案例與數據。例如,一項研究表明,對于取得美國社區大學副學士學位的學生而言,男性的回報率在 7.6% 和 21.9% 之間。女性的回報通常更高,在 10.3% 到 40.4% 不等。另一項研究通過對華盛頓州失業工人的數據調查發現,在社區大學就讀一年,男性和女性的收入分別增加 9% 和 13%。除此之外,研究還發現,學生接受高等職業教育的時間越長,所獲得的回報越高。相比之下,相關證據顯示,學生接受短期高等職業教育很難獲得較高收入。

                    然而在歐洲,高等職業教育對于個人就業回報的影響沒有美國那么明顯。一項研究發現,高等職業教育與學術教育對于個人就業回報的影響是相似的。在瑞士,研究員通過對比接受學術教育的人和職業大學畢業生之間的就業和收入差異。他們發現,在進入職場的最初五年,職業大學畢業生的收入會高于學術型大學畢業生,而五年后,職業大學畢業生的薪金優勢會消失。但與此同時,職業大學畢業生的失業率比學術大學低。另據一些研究發現,接受學術教育的學生在高端工作領域有較高的回報,而接受職業教育的學生則在低端工作領域有較高的回報。

                    在加拿大、澳大利亞、新西蘭等國家,高等職業教育相比美國和歐洲國家,對個人就業回報影響并不明顯。在加拿大,一些研究報告通過分析受教育程度不同人群的收入差異,得出了兩個一致的發現:

                    第一,與高中學歷相比,完成高等教育能帶來 10-15% 的收入增長。然而,這個收入增長率,不及一個學士學位證書能帶來的收入增長率的一半。

                    第二,自 1980 年以來,高等職業教育的收益僅增長了大約 30%。

                    在澳大利亞,一項對成年學生的研究發現,除了提高工作滿意度外,參加高等職業教育并沒有對他們的個人就業回報產生其他益處。而在新西蘭,詳細的行政數據和復雜的分析報告顯示,高等職業教育對個人就業回報的影響并不樂觀,一項研究表明,獲得職業學校學士學位文憑也不會帶來更高的就業回報。

                    當職業本科納入學士學位體系

                    海外針對職業教育種種不同的研究,都顯示了職業教育會對學生就業回報產生不同的影響??傮w來看,積極影響面更多。受國家職業教育政策、學校的錄取規則、職業教育年限的長短、國家職業教育體系的完善程度等種種因素影響,不同國家的職業教育發展水平,會對學生個人就業回報產生潛移默化的影響。海外職業教育的種種案例,對我國職業教育發展也有不可忽視的啟發作用。

                    近年來,隨著社會經濟不斷發展,人才需求愈發多元化,職業教育在整個中國的教育體系的重要性不斷提升,規模也在不斷擴大。據教育部 2020 年 12 月公布「十三五」期間職業教育改革發展情況數據顯示,全國共有職業學校 1.15 萬所,在校生 2857.18 萬人;中職招生 600.37 萬,占高中階段教育的 41.70%;高職(??疲┱猩?483.61 萬,占普通本??频?2.90%。累計培養高等學歷繼續教育本??飘厴I生 5452 萬人,開展社區教育培訓約 3.2 億人次。

                    2019 年 1 月,國務院印發《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明確了職業教育的地位: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是兩種不同的教育類型,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我國普職兩種教育體系早已存在,只不過從當下社會對職業教育的認可度來看,家長對職業教育存在部分偏見,認為中高考失利的學生前途堪憂,分流職業學校無疑就是被社會「淘汰」。加上中職、高職院校畢業生就業薪資待遇偏低,使得中職學?;蚋呗氃盒!刚猩y」問題難以解決。

                    除了受社會偏見影響外,國內職業教育的發展還存在諸多問題。一是師資力量薄弱,職業院校教學師資基本上都是按照公務員標準招聘錄用,缺乏教學崗位實際工作經驗;二是教學內容與產業崗位需求脫節,絕大多數公辦職業院校仍然按照傳統學歷教育的「專業教學」模式教學,而非按照實際崗位技能要求培養學生的實用技能;三是職業實踐教學流于形式,尤其實訓室流于形式,企業很難給學生提供真正實踐教學的經驗。

                    此前社會對職業教育的重視程度不夠,主要在于職業教育的層次設定在???,如中專、大專,無本科乃至研究生層次的高等學歷教育,因而職業教育在社會、企業中的認可度比較一般。近日,國務院學位委員會辦公室發布《關于做好本科層次職業學校學士學位授權與授予工作意見》,將職業本科教育納入現有學士學位體系,并強調在學士學位授權、學位授予標準等方面強化職業教育育人特點,突出職業能力和素養。這一舉措意味著職業本科與普通本科學位證書具有同樣效力,并將大大促進職業本科的高質量發展。

                    如果借鑒海外職業教育體系,讓學生在完善的制度下接受適合自己的教育類型,不斷完善相關政策措施,我國職業技術人才能否得到更高標準的就業回報呢?國內職業教育的發展,依然任重而道遠。

                    本文轉自微信公眾號“多鯨”(ID:DJEDUINNO),作者Christopher Jepsen,編譯柳暄。


                    中文字幕 乱码 中文乱码|国产日日摸日日碰夜夜爽_|无码免费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track id="cwwqq"><div id="cwwqq"></div></track>
                        <option id="cwwqq"><span id="cwwqq"></span></option>
                            <tbody id="cwwqq"><div id="cwwqq"></div></tbody>
                            <bdo id="cwwqq"><optgroup id="cwwqq"></optgroup></bdo>
                            <nobr id="cwwqq"></nobr>

                                <track id="cwwqq"></track> <menuitem id="cwwqq"><dfn id="cwwqq"><thead id="cwwqq"></thead></dfn></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