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字幕 乱码 中文乱码|国产日日摸日日碰夜夜爽_|无码免费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pre id="hfj9j"><del id="hfj9j"><progress id="hfj9j"></progress></del></pre>

          <output id="hfj9j"><del id="hfj9j"><mark id="hfj9j"></mark></del></output>
          <ruby id="hfj9j"><mark id="hfj9j"></mark></ruby>
            <output id="hfj9j"></output>

              <ruby id="hfj9j"></ruby>

              <p id="hfj9j"></p>

              <del id="hfj9j"></del>

              <pre id="hfj9j"><del id="hfj9j"><thead id="hfj9j"></thead></del></pre>
                <p id="hfj9j"><del id="hfj9j"><progress id="hfj9j"></progress></del></p>

                發改委等23部門發文加碼兒童權益保護|從兒童基本權利看平臺企業兒童友好治理

                2021-11-25 14:09:56

                返回列表

                兒童是國家的未來和民族的希望。近日,國家發展改革委等23部門印發《關于推進兒童友好城市建設的指導意見》?!兑庖姟诽岢?,到2025年,通過在全國范圍內開展100個兒童友好城市建設試點,聚焦社會政策友好、公共服務友好、權利保障友好、成長空間友好、發展環境友好等5個方面,提出24條重點任務舉措。

                堅持兒童優先和兒童利益最大化,優先考慮兒童利益和需求,把兒童視角融入城市的方方面面,既是現代化城市義不容辭的責任,也是包括平臺企業等全社會的責任。但如何理解兒童友好和兒童權利?數字化背景下又應如何去助力兒童快樂成長……下面的這篇文章,或許能帶來一些新的思考。

                兒童權利是人權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

                1990 年,我國政府正式簽署了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1992年,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批準了該公約。自 1992 年 4 月1 日起,《兒童權利公約》正式對中國生效,我國政府開始承擔并認真履行《兒童權利公約》規定的保障兒童基本人權的各項義務。在批準《兒童權利公約》的同一年,我國政府頒布了《未成年人保護法》,并制定了《兒童權利公約》國別方案,即《九十年代中國兒童發展規劃綱要》。

                由于我國是亞太地區最早開始《兒童權利公約》簽約后續行動的國家,所以被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稱為“旗艦”。

                兒童權利 通常被概括為四項基本權利 : 生存權 , 每個兒童都有其固有的生命權,并享有可達到的最高標準的健康權和獲得醫 療關懷的權利; 發展權 , 每個兒童都有受教育權( 包括正規教育和非正規教育 ) 和 獲得其體能、智能、精神、道德和社會發展的權利 ;

                受保護權,每個兒童都有免受歧視、虐待和忽略的權利。孤兒、難民中的兒童等困境兒童應受到特殊保護; 參 與權 , 每個兒童都有參與家庭、文化和社會生活的權利。

                上述《兒童權利公約》規定的兒童享有的基本權利及我國關于兒童發展的相關法律、綱要和政策共同構成了兒童權利框架。

                01

                如何理解數字環境中的兒童權利保護?

                1. 從大眾媒介到數字環境

                大眾媒介通常具有有組織的、能用機器復制的、有大量受眾的特征。20世紀90年代以后,大量的新媒體形式或自媒體不斷修改了傳統媒介的定義和意義。在最近的討論中,似乎不再定義什么是媒介和新媒介,也不再試圖在傳統媒介和新媒介之間或數字和非數字媒介之間劃出一個清晰的界限,而是采用“數字環境”(digital environment)概括了所有傳播技術。因為無論我們是否使用互聯網等新技術,我們和我們的兒童實際就生活在這樣一個數字環境中。

                不難發現,數字環境重新形成了有關家庭、教育、健康、社會福利、社會公正、政治和經濟等活動。我們也注意到,不僅數字環境影響了兒童的生活,兒童和青少年的媒介使用與用戶生產內容一樣,也影響了數字環境的生態,這就給我們提出了如何在數字環境中保障兒童權利的新議題。

                2. 從保護制到賦權制的融合轉型

                從有關媒介與兒童政策的發展歷程看,以往兒童保護政策大都局限于傳統意義上的“保護”,在媒介素養教育領域,也被稱為“保護主義”或“家長制”教育。

                “保護主義”的問題在于,兒童僅僅被看作是保護的對象,沒有看到他們也是權利主體。作為權利主體,他們有接近、獲得信息知識、娛樂、社會表達等權利?!氨Wo主義”容易將新的傳播技術看作是負面影響的載體,并忽略了兒童青少年的使用模式與創新。在反思“保護主義”的基礎上,不少研究者提出了“賦權”思想。

                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賦權”是一個擁有和分享知識、工具以及技術的過程,以有能力改變他們自己生活的社會環境?!百x權”不是不要“保護”,它與“保護”并行,但更強調兒童青少年在接近、使用信息和娛樂資源、進行表達,以及利用傳播技術實現自己權利的主體性,將其作為在信息時代成長為合格公民的一種訓練。

                3. 從媒介與信息素養(MIL)到數字素養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2013年提供了一個媒介與信息素養(Media and Information literacy,MIL)的定義。MIL被定義為一組賦權公民的能力,包括以批判的、倫理的和有效的方式去接近、獲取、理解、評估、利用和創造以及分享信息和分享各種形式媒介的內容的能力,使之能夠參與或從事個人的、職業的和社會活動。這個定義指明了媒介與信息素養的性質(賦權)、內容(一組能力)和目標(有效從事個人、職業和社會活動)。

                伴隨著2030年可持續發展目標議程的提出,信息傳播技術素養逐漸被納入可持續發展全球框架。 數字素養的概念正是在這個背景下提出來的,并 被定義為“通過數字技術安全適當地獲得、管理、理解、整合、溝通、評價和創造信息的能力,以有利于賦權、體面工作和創業”(for employment, decent jobs and entrepreneurship)。

                與上述MIL概念相比,數字素養的目標不僅是為了“賦權”,也是為了體面工作(就業)和創業。顯然,在這個框架中,數字素養教育不再是保護主義的工具,而是被鑲嵌在可持續發展框架中,幫助年輕人就業和創新、在社會中發揮作用的工具。同時,這一概念也明確指出了數字素養涵蓋了以往的計算機素養、信息素養、ICT素養和媒介素養等。

                數字素養或數字能力(Digital Competence, Digcomp)首先被建議為包括信息和數據素養、數字安全素養等7個領域。而數字素養教育不再是關上教室門教給兒童青少年如何免受負面影響,而是一種更積極的建設性保護,將兒童青少年的數字技術使用鑲嵌在社會發展進程中,通過提高數字素養,幫助兒童青少年建立自主性,在未來的社會中立足,并能發揮積極的作用。

                02

                數字環境下,兒童的數字權利包括哪些?

                從兒童權利框架討論數字環境下涉及的兒童議題,包括身份認同、健康、教育、游戲、休閑、信息獲取、平等接近和使用權利、線上線下保護、反歧視、政策發展、企業社會責任、政府責任等。

                我們會發現,兒童的數字權利不僅有受保護的權利,還包括更為廣泛的內容。簡單列舉如下——

                1.兒童生存權和健康權

                使用傳播技術本身涉及的健康問題,如沉迷、視力保護及所有因使用傳播技術帶來的健康問題等; 可接近的、兒童友好的(適合兒童各年齡段的)有關兒童健康(營養、身體發育等)的信息、知識和娛樂,包括兒童性健康信息和青少年生殖健康信息等。

                2.兒童發展權

                獲得多種來源和媒介提供的信息和知識的權利; 兒童表達自由的權利; 獲得教育的權利; 兒童娛樂、游戲、休閑的權利。

                3.兒童受保護權

                兒童隱私保護的權利; 兒童有免受歧視的權利; 兒童有免于暴力和色情剝削的權利; 關于殘障兒童的權利。

                4.兒童參與權

                在兒童的四種基本權利之中,兒童參與權比較容易被忽略,這與人們對童年的普遍觀點有關。但是,根據《兒童權利公約》及其《第12號一般性意見:兒童表達意見的權利》,以及目前數字環境的變化,兒童可以參與技術設計,兒童用戶也可參與內容設計和散發。

                解決這一問題的關鍵是我們要提供多種適合兒童的但是成人可以聽到的兒童表達渠道及相應的技術手段。兒童參與數字環境也應做到無歧視和兒童利益最大化,這就需要相應的兒童倫理保護措施。

                上述只是簡單列舉。如果以兒童權利為框架,我們會看到數字環境中更多的兒童權利,而不僅僅是俠義的“保護”或“保護主義”。

                03

                數字平臺應該如何保護兒童數字權利?

                促進建設一個有利于兒童發展的數字環境,國家作為兒童權利的實施主體,肯定有相應的責任和義務。 本篇文章的重點在于數字平臺的社會責任。 任何一個數字平臺,都有保障兒童接近與參與數字環境的權利,都要考慮兒童利益。

                因此,我們建議——

                1. 在了解兒童權利的基礎上,各大公共媒介及新興平臺應根據其具體情況發展各自的兒童保護的政策,包括但不限于如下內容:保障兒童接近媒介和參與媒介的權利、為兒童提供有益信息、媒介/平臺倫理及其自律、采訪報道兒童倫理指南、保護兒童隱私、保護兒童個人信息不被濫用等。網絡或電影等媒介適當考慮分級制度。

                2. 公共媒介和數字平臺有責任為兒童提供有益其健康成長的內容。根據《2030可持續發展議程》,特別要提供可持續發展、性別平等、兒童權利、促進和平與非暴力文化、全球公民意識以及文化多樣性的內容。

                3. 公共媒介和數字平臺要關注中國發展不平衡的現狀,為困境兒童或殘障兒童提供適合其發展的內容資源和參與媒介發聲的途徑。

                4. 在數字平臺上開展兒童青少年的媒介素養和數字素養。包括但不限于兒童接近和利用大眾媒介、互聯網、社交媒介、新興平臺的能力及其使用倫理,理解其社會影響因素,培養對信息的辨別批判能力和通過傳播參與社會的能力。

                5. 在適當時候,公共媒介和新興平臺要做出專門預算邀請第三方及兒童對其進行兒童權利影響評估。

                總之,我們要為兒童建設一個促進其權利發展的數字環境。

                文|卜衛,中國社會科學院新聞與傳播研究所研究員

                編輯:文娟

                來源:可持續發展經濟導刊,原標題為:從兒童四項基本權利看平臺企業的兒童權利議題,編輯做了修改


                    <pre id="hfj9j"><del id="hfj9j"><progress id="hfj9j"></progress></del></pre>

                        <output id="hfj9j"><del id="hfj9j"><mark id="hfj9j"></mark></del></output>
                        <ruby id="hfj9j"><mark id="hfj9j"></mark></ruby>
                          <output id="hfj9j"></output>

                            <ruby id="hfj9j"></ruby>

                            <p id="hfj9j"></p>

                            <del id="hfj9j"></del>

                            <pre id="hfj9j"><del id="hfj9j"><thead id="hfj9j"></thead></del></pre>
                              <p id="hfj9j"><del id="hfj9j"><progress id="hfj9j"></progress></de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