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字幕 乱码 中文乱码|国产日日摸日日碰夜夜爽_|无码免费一区二区三区视频

      <pre id="hfj9j"><del id="hfj9j"><progress id="hfj9j"></progress></del></pre>

          <output id="hfj9j"><del id="hfj9j"><mark id="hfj9j"></mark></del></output>
          <ruby id="hfj9j"><mark id="hfj9j"></mark></ruby>
            <output id="hfj9j"></output>

              <ruby id="hfj9j"></ruby>

              <p id="hfj9j"></p>

              <del id="hfj9j"></del>

              <pre id="hfj9j"><del id="hfj9j"><thead id="hfj9j"></thead></del></pre>
                <p id="hfj9j"><del id="hfj9j"><progress id="hfj9j"></progress></del></p>

                曾天山:克服職業教育普通化傾向勢在必行

                2021-09-16 15:24:47

                返回列表

                職業教育普通化傾向是阻礙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的頑瘴痼疾,成為影響經濟高質量發展和高質量就業的“攔路虎”,必須堅決克服。徹底克服的根本之路在于切實落實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指示和全國教育大會精神,把脈問診職業教育普通化病灶,分析職業教育先天不足和后天失調的深層原因,探索職業教育發展規律和技能人才成長規律,對癥下藥培養更多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能工巧匠、大國工匠。


                職業教育普通化有其歷史原因:翻開職業教育的歷史,在“四民分業”之前,職業教育源遠流長,源于維持人類生存生活需要的生產勞動技能學習,源頭要早于以文化學習為主的普通教育,主要辦學模式是在家庭、企業、行會中進行的學徒制,進入學校教育的時間要晚于普通教育。世界上最早的職業學校是葡萄牙亨利王子1417年在薩格里什創辦的恩里克航海學校,我國學校職業教育從19世紀60年代的實業教育算起,最早的職業學校是左宗棠1866年創辦的近代官辦第一所高等實業學堂——福建船政學堂,以學習西方技藝、培養實用人才為主要內容。新中國成立以來,學習蘇聯模式發展了一批技工學校和中等專業學校。改革開放以來調整學校教育結構,20世紀80年代,一部分普通高中轉為職業高中,90年代一部分??茖W校轉入職業教育系列。2019年以來,開展本科層次職業教育試點,一些民辦普通學院、獨立學院轉設為職教本科。從上述歷史軌跡看,職業學校脫胎于普通學校,職業教育普通化有其歷史的必然性。


                職業教育類型化發展是適應和推動現代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客觀需要。職業教育曾是創造德國、日本、瑞士等國家經濟奇跡的“秘密武器”,現在又是創新發展的戰略支撐。我國作為世界產業鏈最完整的發展中大國,要提升產業鏈、供應鏈穩定性和競爭力就必須增強職業教育的適應性,為促進經濟社會發展和提高國家競爭力提供優質人才資源支撐。


                克服職業教育普通化是大勢所趨。2019年國務院印發的《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開宗明義明確指出“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是兩種不同教育類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要求經過5—10年左右時間,職業教育基本完成由政府舉辦為主向政府統籌管理、社會多元辦學的格局轉變,由參照普通教育辦學模式向企業社會參與、專業特色鮮明的類型教育轉變,大幅提升新時代職業教育現代化水平,為促進經濟社會發展和提高國家競爭力提供優質人才資源支撐。習近平總書記對職業教育作出“優化職業教育類型定位”的重要指示。全國職業教育大會進一步明確了職業教育類型化的理論體系和實現路徑。


                克服職業教育普通化的重點是深化“三教改革”、推進“崗課賽證”綜合育人。全國職業教育大會提出深化“三教”改革,“崗課賽證”綜合育人,提升教育質量。職業教育本質上是技能教育,應瞄準技術變革和產業優化升級的方向設置專業,推進產教融合、校企合作,促進教育鏈、人才鏈與產業鏈、創新鏈有效銜接。要一體化設計中職、高職、本科職業教育培養體系,發展以職業需求為導向、以實踐能力培養為重點、以產學研用相結合為途徑的技能人才培養模式。這就明顯不同于普通教育的學科本位、實施以知識傳遞與創新為目的的“學問思行”模式,更不是應試教育的“講背練考”模式。


                克服職業教育普通化傾向與推動職普融通并不矛盾。職普教育在制度設計上既有雙軌并行,分別承擔著培養學術型人才和技能型人才的重任,又有職普融通的機制,以中小學勞動教育搭橋開展職業啟蒙,吸引青少年走技能成才之路,以素質教育提高職業素養,為學生提供適合的教育,給個人發展留有選擇的空間。


                (作者曾天山系教育部職業技術教育中心研究所副所長、研究員)

                    <pre id="hfj9j"><del id="hfj9j"><progress id="hfj9j"></progress></del></pre>

                        <output id="hfj9j"><del id="hfj9j"><mark id="hfj9j"></mark></del></output>
                        <ruby id="hfj9j"><mark id="hfj9j"></mark></ruby>
                          <output id="hfj9j"></output>

                            <ruby id="hfj9j"></ruby>

                            <p id="hfj9j"></p>

                            <del id="hfj9j"></del>

                            <pre id="hfj9j"><del id="hfj9j"><thead id="hfj9j"></thead></del></pre>
                              <p id="hfj9j"><del id="hfj9j"><progress id="hfj9j"></progress></del></p>